沉积物中的有机质变成石油和天然气的过程也就是有机淤泥变成岩石的过程。也就是说,生油和成岩是同时进行的。应该说明的一点是,这里所说的“同时”并不是严格地指生油和成岩是同时开始,同时结束的。但可以肯定的是初生的石油是分散地、星星点点地分布在正在压实、固结的生油层里的。能够生成石油的岩石层随着沉积盆地的下沉而不断下沉。

在生油层内,油、气渐渐生成,在生油层上部,沉积物不断加厚。生油层所承受的压力越来越大,组成岩石的固体颗粒也就越靠越紧,存在于这些颗粒之间的水和初生油、气也就越来越“呆”不住了,最后,可被挤榨出生油层。上覆地层的这种作用就像一部巨大的榨油机。这部“机器”靠上覆地层的静压力把生油层中的绝大部分水和油、气“榨”出来。

初生油、气被赶出生油层后又往哪里去呢?我们知道,沉积岩是成层分布的。在生油层附近常常有储层存在。相邻的储层就是初生油、气落脚的地方。在成岩过程中,那些颗粒较细小,含水较多的泥质沉积层(如生油层)的可压缩性较大,而颗粒粗大、结构坚硬的砂质沉积层和砾石沉积层可压缩性却相对较小。在固结成岩以后,后者内部的孔隙仍然较多,孔隙与孔隙之间的连通性也好。由于砂粒、砾石组成的岩石骨架承受着上部地层的全部重压,所以,在储层孔隙中的水所承受的压力一般就只相当于该处的静水柱压力。

初生油、气从生油层中被赶出来后就钻进了压力较低的储层孔隙中,开始它“新的生活”。因为生油层附近的静水柱压力比生油层所承受的上覆地层对它的压力低得多,所以被榨出的油、气不仅能进入生油层上部的储层,也可进入生油层下部的储层。沉积盆地的不断下降,沉积物质的不断增厚,不仅对下部的生油层起了榨油机的作用,而且由于深度的增加,温度也随之,对油、气的运移增加了有利条件。一方面,由于岩石和流体的膨胀系数不同,受热后,流体要比岩石颗粒膨胀剧烈。温度的升高帮助流体从岩石颗粒之间往外挤。这样,外榨内挤,初生油、气就离开它们生成的地方。另外,温度的增加又使流体的黏度减小,流动性增加,甚至使其部分或全部变成蒸汽或气体,更有利于流体的运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