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从人类发现石油到大量使用已经过去了近千年,但对石油究竟是如何生成的直到今天还有不同看法。不过一般都认为,石油是由古时候的生物遗体构成的有机质形成的。在大洋底部的沉积层中有一些有机物质,越是靠近架,有机质就越丰富。这些有机质是不是也会像铜等金属元素一样被拖进海沟俯冲带,并在板块边界富集成矿呢?美国的科学家赫德伯格曾提出过俯冲带生油的设想,并得到过不少人的关注与赞同。这种设想认为,不论是远洋的沉积物还是从一侧搬运来的沉积物都可以陷入海沟的俯冲带中。

当有机质随着板块的移动愈来愈深入洋壳与壳之间的俯冲带时,这个巨大的“漏斗”中的温度逐渐升高,最后就可以把石油和水“煮”出来。这里既有源源不断的有机物质来源,又有足够的热量,真像一个巨无的石油制造工场。后来的勘探实践结果都表明,上许多大油田都不是分布在俯冲带附近的。

所以,附和对这个俯冲带附近的假说的人越来越少了。但是,边缘无疑是接受有机质的有利场所。从全球地势来看,高高在上,除局部地区以外,一般以剥蚀作用为主。洋盆伏卧在下,自然是接受沉积的最好地方,但那里离过远,物质来源不足。只有在边缘地带,

它一方面在海平面之下;另一方面濒临,从搬运来的大量物质首先沉积在这里。据统计,边缘的沉积速率一般超过大洋盆地沉积速率的几十倍以上,有的大河水下三角洲地区的沉积速率更可以达到大洋盆地沉积速率的几十万倍。整个边缘的面积只有大洋盆地的1/4,但边缘地区所拥有的沉积物总体积(达1.5亿立方千米)是洋盆区沉积物总体积的2.6倍。所以,毫无疑问,边缘地带是全球宏大重要的沉积区。这个沉积区不但接受了从输送来的大量有机物质,而且,边缘浅海地区本身也有丰富的生物繁殖。大量的生物物质被快速沉积的泥沙迅速掩埋,日久,就可能转化为石油和天然气。所以,不论是远古时期的架、坡还是现代的架都是石油和天然气勘探开发的重点地区。